域外经历

HAVE YOU EVER BEEN LOST ON YOUR TRAVELS——澳洲游学领队篇

文章来源:编辑: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9日 点击数: 字体:

?

澳洲小分队:周丽霞?颜兴文?黄广兵

?

? ??

?

?

?

?

?

?

?

?

?

?

?

?? ? ? ??我一直好奇是否有一个平行的空间,当你以某种方式生活的时候,那个空间的人以另一种方式在生活。狭义上来看,澳洲之于中国,就相当于一个平行的空间,当大家由隆冬穿越到炎夏的时候,一切就显得新奇而有趣。一不小心,大家就LOST?ON?OUR?TRAVERS

?

大家由悉尼开车到堪培拉,一路都是草原和丘陵,点缀着时而密时而疏的灌木与树林,然而谁能想到,宽阔的乔治湖(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淡水湖。位于坎培拉东北。通常乾涸无水,水满时长约26公里(16哩),宽11公里(6哩)。湖水补给不明。有时,地动使湖床出现裂隙,水排入地下河,该地区遂成为草地。现在已经是一片草原,哪怕是十年前,还能见到一点小湖泊,如果牛、羊和袋鼠也在小时候听爷爷奶奶讲故事的话,那么他们在觅食的时候也许会寻找故事里的关于湖泊的传说和踪迹。然而乔治湖是幸运的,她上面繁衍的物种还在延续,海豚岛上的原始森林就难觅原住民的踪迹。

在几百年前,这里还是部落的天堂,但是新移民的到来,带来了先进的技术,也带来了灾难,由于细菌感染,土著人几乎销声匿迹,幸存者也被迫迁徙。当被告知可以去领略这片原始森林中的滑沙场的神秘的乐趣的时候,我很不屑的以为这充其量就是一个人造的滑沙场所,跟白云山的滑草场无异。登上那有着巨大轮子的大巴,一边行驶在水泥地的山路上,我就一边嘀咕着外国人的夸张,并愈加坚定原先的想法,一路心中毫无涟漪。忽然转入天然的山路,除了两条和车轮一样宽的沙痕,周围都是始的森林,瞬间内心翻滚,那台巨大的巴士像被紧紧勒住的野马,缓慢而强有力的怒吼着匍匐前行。我曾经在湖南卫视“爸爸去哪里”看到的滑沙的欢乐的情景,又不由想起几百年前这里的人的生活情景,统统在映入眼帘的这片沙丘冲击下破碎了,那瞬间我LOST?ON?MY?TRAVERS。四周茂密的森林紧紧地包围着这片壮观的沙丘,你不得不惊叹造物主的神奇,不得不相信关于它的传说——这是一个被诅咒的地方,所以唯独这是寸草不生的,BUT?,?SO?WHAT!谁能阻挡大家在这里尽情地撒欢?

?

?

紧接着冲击你的是学问差异。在艳阳下,大家还戴着帽子的时候,在沙滩上,大家还穿着鞋子的时候,在酒店里,大家还喝着温水的时候,这个平行空间里的人赤裸着能赤裸的地方在3638度以上的高温下肆无忌惮地、无拘无束地享受着艳阳。你才能体会到他们骨子里流淌着的那种崇尚自由的心情。忽然想起有人说西方文明起源于两个半苹果,一个苹果被亚当和夏娃偷吃的,使人类得以繁衍,一个砸在牛顿头上,使人类能探究宇宙,剩下的半个出现在特洛伊木马屠城记中,象征着自由和个人英雄主义,而现在西方的学问中不正是处处可见这半个苹果的痕迹吗?(当然现在还有一个说法,得多加半个苹果——被乔布斯咬过的那个,象征着现代科技对人类生活的影响)。

如果你换个地方溜达,例如在古老而有底蕴的大学和教堂里面徘徊,无论你之前是什么姿态,都会变得虔诚与好奇,古典和现代怎么会结合得如此完美?所有的大学和教堂都是开放式的,旁边就是许多现代化建筑,这是多么考验人与自然共存的融合的智慧!稍加留意,你会发现大学和教堂饰有许多神秘的符号,事实上是某种古希腊语言或者其它的我所未知的文字。

这时,你忽然就觉得《达芬奇密码》、《天使与魔鬼》、圣殿骑士并非是凭空想象的。达芬奇是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之一,他有许多不朽的画作,尤其是《蒙娜丽莎》,然而他毕生致力于永动机的研究,牛顿,著名的物理学家,开辟研究宇宙的新天地,晚年致力于炼金术,莱布尼茨创建了一套新的符号体系,使不显眼的代数穿透几何学的压制,引领近代数学蓬勃发展,他们传说都是圣殿骑士!当我看着这些神秘的符号的时候,我相信了,我忽然领悟到他们的共同点——都致力于“如何从01”,因为当时的宗教已经很好地说明了上帝是如何创造一切的,但是谁创造了上帝?随着科学的发展,“上帝本来就是存在的”与科学的认知的矛盾越来越尖锐,这些艺术家、科学家本身就是一名虔诚的宗教信徒,他们企图在宗教和科学中找到某种关联,于是他们想解决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如何“无”中生“有”,永动机——无需能量产生运动,炼金术——无需金矿产生金子,新的数学符号,如何由基本的有限的符号建起整个数学的大厦乃至科学的大厦。这瞬间,我LOST?ON?MY?TRAVELS

初到澳洲的几天,是欢快的,也是被父母思念的,大家特意在昆士兰科技大学分享家书,然而这群孩子几分钟前还是欢呼雀跃的样子,看了家书后,瞬间静了下来,空气中甚至有点凝固的感觉,我仔细观察了几个孩子,

他们表面上若无其事的样子与平时喜笑颜开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越是故作镇定,越是被冲击的彻底。有的家长知道小孩花钱大手大脚的,特意信中告诉她在行李箱的某个隐蔽角落藏着几百澳元,有的家长写了一首诗激励小孩,有的家长以自身成长经历鞭策小孩,也有的家长列了购物清单,不管怎样,相互理解,相互信任是家书永恒的主题,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有个女孩谈到了母女之间的矛盾(估计是青春期遇到更年期,犹如火星撞地球的感觉)妈妈在信中很诚恳地道歉,很真切的关爱让她眼睛湿润了,但是十六岁的倔强使她显得出奇的平静。我很想对他们说:尽管你们现在还没办法体会为人父母对小孩的爱,而总想以某种方式显示自己的成熟,但是你们终究有一天还是会惊讶自己当初的无知和叛逆,因为你们的本性是求真求上的,这过程凝聚了多少父母和老师的心血!

事实上大家绝大部分时间是学生呆在St?John's?Anglican?College里面(在澳洲college表示中学的意思)他们的课堂学问中流淌着自由与开放的血液,但是也没有想象中那样无序,例如他们老师会大家做一个简易的飞机模型(大家学校高中部的通用技术课堂上,学生制作出来的飞机绝对比他们的复杂和先进很多)然后就带学生在教学楼前面空旷的位置飞一节课,大部分时间他们的飞机是飞不起来的,咋一眼看上去,还真没觉得这节课有什么价值,但是大家还是被学生的激情感染了,当我看到有组学生发现飞机飞不起来,一起讨论原因并回实验室重新修理,然后再次试飞成功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不在于一节课的内容复杂还是简单,只要你充分投入并用心体会就够了。不过在理性的教育角度来看,基础年级的自由开放与高效内涵是不可兼得的,小孩所习得的常识绝大部分属于间接经验,是前人已经走过千百遍的路是否值得小孩耗费这么多的时间去重新摸索体验?

走入戏剧课,你体会到源于生活意思(当然,他们的水平还不到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老师给学生定的主题是:以早餐或晚餐为情景(为什么没有午餐?因为他们午餐是很简单的,上学期间都是带个便当,里面有香蕉、文治上午放学后就三五成群做地上边聊吃,于大家的早餐吃好,中餐吃饱,晚餐吃少的养身理念,但是他们也不屑于大家繁冗的饮食学问)表演家庭的生活剪影学生分组讨论,分配和角色和台词(后面的表演来看,台词多为即兴发挥,也是他们平时生活中常说或者常听的话语)让人意外的是,四个小组的表演全部聚焦一点——手机电脑游戏

情景大致是:妈妈早餐或者晚餐准备好了,叫大家一起来吃饭,但是小孩迟迟不上桌,在旁边玩手机或者电脑游戏,或者已经坐在桌子旁边,当大家在吃的时候,小孩边玩手机吃饭,这让家长非常非常生气,然后把小孩手机抢过来扔掉,然后气鼓鼓的结束了。我在寄宿家庭晚餐的时候,女主人Lee也主动提起这个现象,说自己的孙子天天都是打游戏,问我的小孩是什么情况,我淡淡一笑,回答说sometimes但是内心是翻腾近日有些缺憾的片段浮现在眼前,大家的小孩在机场、大巴车、酒店地方,一旦有闲暇时间就会拿出手机打游戏,以至于登机牌、钱包、手表、水掉了都不知道,我很好奇的问他们,与其花精力、金钱澳洲打游戏,不如呆广州打游戏划算,可我又得到一个让我想不到的回答:在广州没那么多时间打游戏,补习,还经常被爸爸妈妈盯着,来澳洲可以无拘无束的无限时地打游戏!瞬间我就有种LOST?ON?THE?TRAVEL的感觉。经常有文章提到大家国家大人要上班忙工作,小孩在家缺乏约束和关爱,才沉迷电子游戏和电视,澳洲有良好的社会保障,父母有很多时间呆在家里陪小孩,他们都是自由和幸福的!那为什么他们也会沉迷于此?《未来简史》编辑Yuval?HarariNature刊文抛出一个令人不得不深思观点:AI留给人类的时间已经不多——AI革命将是一系列愈演愈烈的连锁事件,社会所需的技能改变太快,以至于大家无法决定拿什么教育大家的下一代;相关教育的缺失将带来一个庞大的无用阶层赢家和输家并非大家通常认为的那些人,侧重常识的数据分析类工作相比体力劳动更容易被取代。对于一个后工作的经济、社会政治体系,大家还远没有构想出任何可行的模式,而留给大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也许会有很多人LOST?ON?TH?TRAVEL

部分学生还加入了他们的体育课堂,学生被分为两大组,每大组约20人,一组是网球课,一组是篮球课,篮球课以传球练习为主,分四小组分别在1234号位传球每个学生传完球,立即跑到下一号位的队伍后面,我原以为大家的学生会觉得这样做太单一很无聊,没想到她们觉得很有趣,认为澳洲的体育课伴随着很HIGH的音乐又跑又跳挺有趣,比大家平时上的过于侧重体能训练的体育课好玩。至于网球课,主要练习发球和接发球,每人发三球,接三球,每组胜者自动晋级到右边的一组(也就是说越往右就越利害,同时保证相同层次的学生能相互对抗)其实大家小孩打的不比他们差,但是总感觉澳洲的小孩更加投入,更加认真,更加享受一些。

大家最感兴趣的还是他们的中文课(至少听得懂,也有种自豪、好奇、优越杂合在一起的感觉),澳洲很多学生开设中文选修课,而大家所在的St?John's?Anglican?College中文课是必修课,教师是一台湾人,要求大家的每位学生搭配一位澳洲学生,互相当小老师,弄清楚所给阅读材料的意思,会读,并能用对方的语言回答问题。大家趁机翻阅了澳洲小孩的语文教材和作业,发现外国人学中文和中国人学的方式是相似例如大家学desk读音,有些学生记不住,就会在单词旁边写上“爹死哭辅助记忆,他们也会有对应的做法而且满书都是(不过他们大多为音标一类,没有大家辅助词这么形象而内涵)!课余大家还随机采访了两位小孩了解他们学中文的初衷,一位是混血儿,她妈妈是中国人,她有一些中文基础,很喜欢中文另一位小孩很认真的告诉大家learn?Chinese?for?the?future!

?
?

?

?

?

? ? 经过短短几天的学习,孩子们感觉收获良多,昆士兰大学分享学习体会的时候,大家都踊跃用英文来表达自己,发音标准,表述流利,与家书分享时的情形完全不同

其实我还偷偷旁听了他们的数学课(数学课是没对大家开放的,不过恰好在音乐课室旁边,我经过时候特意逗留观察了一会),老师正在教学生求不定积分,白板上写了6个初等函数,边示范边讲解,然后让学生求类似的初等函数的不定积分,上课模式其实和大家没啥区别——例题+对应练习,大家没必要宣扬国外的学生主体课堂,事实上在应对难度高的、经典的问题,还是以示范讲练为主,在短时间内让学生获得间接经验,然后再在这个基础上创新,这已经是大家的共识,这恰好也是大家中国传统数学教学的成熟模式,别人都在向大家学习,大家更没必要妄自菲薄,不过大家如果能在东西方之间寻找一个中间的地带——让大家扎实的基础教育和学生创新的内动力有效地结合起来,那就完美了!

?

?

?

?

?

?

?

?

? ? 十二天的时间是短暂的,大家还有很多想看的,想走的,想学的没有达成心愿;十二天也是漫长的,思念与被思念的情绪越来越浓;十二天的游学让部分学生有种蜕变的感觉,学会了与人相处,学会了肯吃亏,乐于帮助有需要的同学,学会了反思自己的人生,学会了站在爸爸妈妈的角度看待一些问题,理解父母的苦心,凡此种种,有着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感觉。于是乎我非常坚定WE??NEVER??LOST??ON??OUR??TRAVELS

?

?

<!--EndFragment-->

?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二中微信公众号
365bet体育官网
手机版
365bet体育官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